三日月鸣钰

嫁刀三日月/乙女/刀婶

我爆炸!我升天!做了最棒的一个梦😭😭和三日月一起睡觉😭😭😭!

温暖的阳光,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花香,草地上铺着一块类似野餐布的东西、然后三明先躺了下来张开左手手臂示意我枕在他胳膊上,当我躺下来后他就把我卷到了他怀里紧紧抱着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让我就这样睡死过去!!!

上一次做到三明有关的梦是他给我膝枕!!!

我爱他一辈子!!!他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三日婶】万圣节根本不适合刀剑男士啦摔!


这篇文章是给 @苏片玉 太太的贺礼,女主林双木是她的文章《无悔与你相遇》的女主噢,这么长时间和我东扯西拉谢谢啦

本丸的刀们发现最近审神者有些奇怪,总是鬼鬼祟祟的接收一些奇怪的包裹带回房间,问起来还支支吾吾不肯告诉他们。于是让他们好奇心越来越重,纷纷在暗地里讨论婶婶到底在干什么。

林双木从门口接过最后一个快递,一路小跑努力避开短刀的侦查(并没有卵用)回到房间,松了一口气。“呼...总算到了!”她从床底拿出一个箱子,里面全是之前包裹里的东西—假血包,破烂的白裙子,伪装伤口的道具,再加上今天刚到的乱蓬蓬沾有血迹的假发,万圣节要扮的女鬼装束就全齐了。
说实话,林双木计划万圣节要扮鬼好好吓一吓自己本丸的刀们已经很久了,尤其是老头三日月宗近,身为平安时代的刀一定没遭遇过这种事情,好想看到他这张总是泰然自若的漂亮脸蛋被吓的大惊失色的样子啊。

//万圣节当晚

 一个白色的影子飘荡在本丸的走廊上,朝着三条的院子缓缓移动,努力不发出一点声音。没错,这就是花了三小时打扮化妆变身女鬼完毕的林双木。小心翼翼地拉开障子,猫着腰爬向熟睡中的三日月宗近。褪下华丽复杂的出阵服,只着单色和服丝毫不影响三日月宗近的美,他躺在被褥里,眼中的新月被眼帘掩住,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不知是否在做什么好梦。本来打算出其不意吓三日月一跳的林双木就在三日月浅浅的呼吸声里,不知不觉盯着他睡颜看了好一会儿。

“嗯...”一直静静睡着的三日月突然发出了些声音,吓了林双木一跳,正当她要找地方藏起来的时候,三日月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呼.....还以为他醒了” 林双木松了口气,掏出口袋里的小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假发和脸上的血迹,嗯,完美。

她小心地把双手撑在三日月头两侧,将腿也移动到他身体的两侧,确保三日月睁眼时正对着她“血肉模糊”的脸,然后凑到他耳旁,用嘶哑的声音说“我好恨啊......我那死鬼丈夫背叛了我和小姨子跑了.......看你脸长得不错....把你这张皮给我吧......”林双木心想付丧神都那么敏锐肯定听到了,就静静等三日月睁开眼睛然后尖叫出声。

”唔...“原本睡梦中的美人,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睛,等其中的迷茫散去,视线对上林双木的脸时,那双沉着新月举世无双的眸子紧缩,然后三日月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当林双木看到堂堂天下五剑翻着白眼不省人事时,她是拒绝的。只觉得肯定是这个臭老头子明明觉得好笑但碍于”主上的面子“不得不装一装的假象。

但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床上的美人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为什么还没反应?难道我真的成功了??这个一直哈哈哈波澜不惊的三日月宗近就这样被我吓到了??林双木此刻心情无比复杂。

等了许久三日月还是没有反应,林双木有些急了,决定看看这老头到底在搞什么。她低头凑近三日月的脸,突然一双手臂环住她的腰,稍加用力的下压,被控制住重心的林双木一下子没撑住趴到了三日月身上。她一抬头,正对上三日月那双含着新月,她最喜欢的眼眸,然而那双眼睛现在满是笑意。

“哈哈哈哈,我可不记得背叛了小姑娘你啊,不过小姑娘还真是小看了我呢,爷爷我认错谁都不会认错小姑娘你的气息呀“

”不过“,腰上的手臂紧了紧,三日月将嘴贴在她的耳旁,温热的吐息让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为了吓到爷爷我小姑娘费了那么多功夫,不给些奖励可不行呢“

于是他反身把林双木压倒在了床上。(之后干了个爽)

(第二天扶着腰起来的林双木:为什么他对着这张血肉模糊的脸能ying的起来??)